君迁子

去镰仓的日子很遥远了。
ゆき。阴了一片云,雪中的大佛,远处的天空却是湛蓝的。这份回忆也很奇妙呢。
还是一鼓作气画完吧,右边的稿子起了一年,左边的底稿下午才画。和史部斗争了一个周末的脑子,需要休息…
つかれた...

台北。圆山饭店,台北故事馆,北美馆。

mt 台湾散步

一直在寫⋯ 疏於更新
過年沒囤貨了 拆了7m不循環的mt 台灣漫步,填補空白⋯

三苏祠。
2017年五一假。
经过了长长短短的失眠,提交了论文匿审,终于喘了口气。脑海里依旧一片空白,某头猪说还是出门休休假吧… 看了一圈地图,望向了从未履及的四川—— 成都、乐山、眉山、三星堆,入蜀出蜀,这一系列关键词串在一起,还是这么走起……
从论文中出来的我,脑子里还没绕出宋代,于我,眉山三苏与丹棱三李,都是亟待叩谒的——驱车赴三苏祠,却是紧闭大门,到晚了,无奈。至于李焘李壁李{直土}。至最后,似乎也未在地图上找到丁点儿可以谒访的遗迹。

函館。
坐著Super 北斗號,從札幌一路向南而來。
函館人不太多,電車悠遊。走在海邊,走在山麓,散策而行。
地圖是我畫的,小人與下面那幅函館展望台風中凌亂的我,是@喓喓草虫 畫的。夜景苦手如我⋯

昨儿,自己经历了京沪间的千里转徙,某虫@喓喓草虫 则干了一票大的… 自己在列车上起了稿子却感慨画人苦手、夜景苦手,遂,一如旧日习惯,约了虫,纵论古今的同时,把背景线稿勾了,甩锅把本子递给某虫——拿回来的时候,连自己都惊艳了…
什么时候暗搓搓能画好人,会画夜景就好了[坏笑]
岁暮,过去一年的本子,薄薄一册,瞬间翻毕,沉迷校勘不可自拔的我,似乎欠了很多记忆债[再见]

登别 地狱谷。
恍若隔世。

@喓喓草虫 帮忙补了半年前的记忆
连袍子长啥样都记不得了…

来杯柚子酒。匆匆一年。
illust @喓喓草虫 

关于我

微博:君迁子-o-
ins:orchiddcs
豆瓣:君迁子
工作室微博:心想柿橙水果摊

水彩,彩墨,手帐,胶带,笔坑。其实是个安静的读书党。

在这个lofter Po手帐,但微博很少Po~ 噗噗~
© 君迁子 | Powered by LOFTER